房产调查:河南潢川县房地产野蛮生长疑“癌”变(图)

2020-08-04   诚搜网

图为正在建设的清水湾二期。

经营农机生意的王女士在河南省潢川县也小有名气,经过多年的打拼积攒了一些钱后,她在当地最有名气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黄国新城小区买了一套房。十年后的今天,她为了这套房到处奔走,起初地产商承诺的大产权房,现在办不下来房产证。与王女士同样遭遇的业主涉及数百户,他们成立了业主维权微信群,通过律师起诉、集体维权等,即使用尽各种方法,房产证仍无法落实。

祸起监管失控

河南华英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英地产)的母公司是河南省潢川华英禽业总公司,由潢川县财政局持股的国有集体所有制公司。

河南省潢川华英禽业总公司除了下辖华英地产,还有著名的上市公司河南华英农业股份发展有公司。在潢川提起华英,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2008年起初,房地产开发在潢川县野蛮生长,作为华英系的一员,又有政府背景,华英地产在当地名气不可小觑,开发的房地产项目自然也得到了购房者的信赖,黄国新城小区是华英地产开发的楼盘之一。

王女士告诉记者,她是在2010年初购买了黄国新城的房子,购买时华英地产售楼人员告诉她能办理房产证。

然而,直到2015年,邻居们在集体维权时王女士才知道黄国新城缺少相关审批手续,无法办理房产证。于是,近300多黄国新城的业主请了律师将华英地产告上法院,请求潢川县人民法院依合同约定办理房屋产权过户登记手续。华英地产在一审诉讼中辩称,迟延办证是因政府规划调整导致,至于怎么调整的规划,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也没有向业主们进行说明。

由于诉诸法院维权无果,更大规模的业主维权发生了,包括潢川县人民政府的大门也被维权者围堵,维权业主胡思恩、李荣耀、李娜和袁德平在维权过程中被相关部门带走。

记者以黄国新城业主的身份咨询潢川县自然资源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办公人员表示,由于时间久远,他只知道黄国新城地块还涉及到拆迁和回迁户,情况非常复杂,为何办不下来房产证主要是因为小区内有些土地没经过审批,存在未批先建问题。

这位人士还透露,华英地产在当地是知名企业,政府背景深厚,即使出现问题也没人敢管,至于华英地产,也是一团乱麻,无法理出头绪。黄国新城业主想办理出房产证只有一个字:等。

起底张建新:发廊老板变身地产老大

天眼查信息显示,河南浩华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华置业)成立于2004年,大股东张建新持股90%,张林任公司的董事,是不持股份的公司法人。自从浩华置业成为华英地产的控股股东之后,浩华置业成了潢川县名副其实的第一大房地产企业。

既然是潢川县第一个大房企,浩华置业开发的楼盘也相当有名,如阳光花园、清水湾和滨河湾小区。特别是清水湾小区,依傍川流不息的小黄河,房价一度达到8000元一平米,清水湾在潢川县被称为富人居住区(清水湾二期也在建设中)。

既然能并吞华英地产,浩华置业来头绝对不可小觑,张建新本人肯定大有来头。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建新50岁左右,文化程度不高,善于学习,先后在北京、重庆,做过传菜员、勤杂工、侍应生、厨师、调酒师、司机、不锈钢安装工人等。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他在潢川县城里还开过一家发廊。由于张建新本人出手大方,善于结交朋友,在利益分配上愿意与大家分享,又能说到做到,在信誉上口碑不错。不管怎么说,张建新起家之前,始终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坊间有人传说,张建新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为华英公司装修所得,结识了华英地产的负责人杨志明,才做起了地产生意,并与华英地产合作开发了第一个楼盘阳光花园,由此而成名。

一位了解华英内部信息的人向记者透露,华英地产成立之初,公司内部曾组织副总级以上的高管为华英地产集资入股,直到华英地产被浩华置业接管,被集资的高管只分到少些利息,本金至今未退还。甚至有华英的高管质疑,2010年后期是房地产高增长期,其他房地产企业都赚的盆满钵满,独有华英地产却一直亏损。

作为一名无背景、无资金的发廊老板,张建新却能在关系复杂的潢川房地产界混出摸样,拿到潢川县最好的地段搞房地产开发,并成为县里第一大房企老板,坊间质疑声不断。

谁是白手套?

记者调查发现,华英地产原负责人是杨志明,被浩华置业并购之后法人变更为张建国。华英地产现有股东为浩华置业持股51%,郑州华合英农业科技中心(合伙人公司)持股40.40%,河南省潢川县禽业总公司持股8.6%。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郑州华合英农业科技中心(合伙人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31日,股东依次为曹家富、李世良、杨志明、张家明、闵群、王新民、陈翔、胡奎、张予、梁振国、李远平、胡志兵、刘明金、范俊岭和汪开江。

据了解,郑州华合英农业科技中心(合伙人公司)的股东均为在华英相关公司供职的高管,河南省潢川县禽业总公司属于潢川县财政局,从国有资产到浩华置业持股大股东,转换之间,华英地产变成了张建新控制的子公司。

张建新当年是靠华英地产吃饭的“小弟”,现在摇身变成华英地产的“亲爹”,是嘴含金钥匙的华英地产屈尊,还是张建新成为某些人的“白手套”?只有天知地知,当事人知道。

另据知情人透露,祖籍潢川的知名商人黄某升在浩华置业开发的清水湾二期投入有股份,李某林和黄某金作为代表,派驻清水湾二期参与管理。

记者调查发现,正在建设的浩华置业清水湾二期面积是4.049公顷,招拍挂出让价格是9272.21万元,一路之隔的益国置业上河郡土地面积是6.817100公顷,招拍挂出让价格是27609.255万元,面积相差不到一倍,拿地的价格却相差几千万元,由此来分析,张建新在潢川县有没有实力立马显现。

图为龚保绪老人在家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拍摄。

黄河公益治理变身房地产开发

年近8旬的龚保绪老人住在潢川县春申区五里村窑厂村民组。他告诉记者,从2007年春,当地政府以城市沿河治理公益建设用地为名,对他们的村子进行征地、迁拆工作,并设立潢川县小黄河上游(北岸)二期治理工程建设指挥部,分两次批征3.1194公顷土地,而实际征地达到15.333公顷。

龚保绪老人家的就处在浩华置业正在开发建设的清水湾二期用地中,他被当地人称为“钉子户”。

记者踏着泥泞的路上,没有几块铺着的木板支撑,很难走进龚保绪老人的家。恰逢潢川的阴雨天气,他的家中还漏着雨,从远处往里看,整个房子掩盖在土堆和青草之中,显得孤孤零零。

龚保绪称,整个村子大部分已经搬走,只剩下他和两个儿子,一个侄女未搬迁,原因是补偿不公平。他表示,在维权过程中,被黑衣人殴打住院,也多次遭到恐吓,在多次到北京等地上访过程中被当地相关部门接回。

龚保绪并不认为自己是“钉子户”,他只是在和腐败分子做抗争,是腐败分子利用小黄河公益治理的名义来征收农民的耕地,最后变成了房地产开发,也就是潢川县最有名的清水湾房地产项目。

潢川县信访工作领导小组于2015年就龚保绪等村民举报浩华置业违法施工情况进行过事实认定,并签发了黄色督办令,责令潢川县国土资源局督办无果。

路的尽头,红色砖瓦房便是龚保绪老人的家,相对的高楼是清水湾二期未完工的楼盘。

图为潢川县信访办发布的督办令。

近十年的维权之路,白了龚保绪老人头发,直至2020年7月6号,龚保绪老人还是等来了潢川县自然资源局《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限期10日内腾出房屋。

当记者离开潢川时,雨还在下,湿润的空气笼罩之下,潢川的天气雾蒙蒙的,大街两边的行人匆忙的行走着,黄国新城的业主还在期待房产证早点下来,龚保绪老人还在期待他的房子不被强拆,整个潢川人民都在期待天气早日晴朗,给他们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特别说明:此稿件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本网观点,刊登此内容系传播更多信息为目的,未获授权请勿转载。

关键词:潢川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