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郊34亩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获补偿 官方称正在沟通解决

2019-06-26   诚搜网

2009年河北三河市的肖洪杰在高楼镇东南各庄承包的34亩土地上种植了5万棵树苗,2012年集体土地被征用,因征地部门一直未与其协商解决地上附属物补偿,致肖洪杰至今未拿到补偿金。目前,肖洪杰承包土地上的部分成年树苗被开发商(百世金谷公司)砍伐,其部分土地也被开发商占用动工建设。2018年7月国家信访局受理了肖洪杰的投诉后转交地方督办,但截止目前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4月24日,三河市燕郊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原国土资源局一名负责接待媒体采访的张主任回应称,国土部门正会同高楼镇政府的负责人与开发商协商解决。但高楼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则回应称,镇政府只负责征地事项的一般工作,补偿方案不属于他们镇政府负责。而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百世金谷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永铁,以下简称“百世金谷公司”)在被征用土地上附着物未予补偿的情况下,就获得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并开工建设等相关问题,三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办公室娄主任未予回应。


燕郊34亩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获补偿  官方称正在沟通解决

承包地上栽种的树木被砍伐,土地遭开发商占用


34亩承包土地被征用 8年仍未拿到补偿金

2009年6月25日,河北三河市(隶属廊坊市)高楼镇东南各庄的10名村民(甲方)将34亩土地(每亩3.2万元)流转给肖洪杰(乙方)搞种养植业开发。村委会(丙方)与甲、乙双方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合同约定,承包期限从2000年1月1日至2030年1月1日止,肖洪杰每年给东南各庄村委会缴纳2040元的承包费(每亩60元)。


燕郊34亩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获补偿  官方称正在沟通解决

肖洪杰向国家信访局信访后收到的“答复意见书”


2011年当地政府对该宗土地进行征用。此时,肖洪杰刚投资了500万元准备扩大种植采摘园经营规模。2011年12月6日,三河市高楼镇政府的3名征地补偿工作人员对其承包土地上的附着物进行清点,登记有5万多棵树苗。

但由于征地补偿方案没有公开,肖洪杰一直未获得补偿。土地被征用3年后即2014年10月初,三河市燕郊开发区管委会、国土部门、高楼镇政府以及百世金谷公司在内的多名负责人,找到肖洪杰就地上附着物补偿进行协商。但双方就每亩补偿金50万元至60万元之间的价格未谈拢,此后再未有协商。

2018年5月初,肖洪杰发现自己承包的土地上一些树木被砍伐,部分土地被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开发商)占用,并已开工建设。于是,肖洪杰报警,但一直未得到处理。此后不久,肖洪杰向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2018年7月,国家信访局转给三河市督办件,但至今仍未得到处理。

2019年4月19日,肖洪杰多次找百世金谷公司的负责人协商未果,便将开发商强行占地修建的塑料围墙推倒。开发商报警后,在当地派出所,肖洪杰看到了开发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2014第061号,发证日期为2014年5月30日)。

针对此事,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的连大有律师表示,根据《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征用耕地的补偿费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而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归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按照法律规定,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计划确定的相关补偿费未全额支付,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有权拒绝移交土地。”

连律师指出,如果肖洪杰的征地补偿款被征地单位或个人侵占或挪作他用,按照《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处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侵占、截留、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的,对有关责任人员,给予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并根据《刑法》规定,对于侵占、挪用征地补偿费的特殊主体,即国家工作人员,追究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的刑事责任。

“征地补偿款是发给征地农民的,政府部门不得截留、挪用或者不给,这都是违反土地管理法的行为。如果肖洪杰在这方面的利益受到侵害,可以到有关部门控告征地部门,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连律师说。

被占用的部分承包土地正在建设物流港项目

4月24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迎宾北路东侧、孤山北路北侧的“燕郊科技商贸物流港”项目正在建设中。工程项目公示栏显示,承建方为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该项目总用地面积21.0609万平方米。据廊坊市土地招拍挂出让信息显示,2011年9月12日,三河市燕郊空港物流有限公司通过招标出让的方式获得该宗地块,土地用途为仓储用地,使用年限为50年。

肖洪杰告诉记者,这个“燕郊科技商贸物流港”项目用地有一部分就是百世金谷公司占用的他承包的土地。

“高楼镇政府工作人员当初清点的5万多棵树苗,均有登记在册,也有视频录像为证。”肖洪杰认为,“如果2014年折算下来按每亩60万元补偿的话,我这34亩土地应该获得2000多万元的补偿,一年光银行利息就有上百万元。我去镇政府问情况,镇政府的人说,补偿费用应该由百世金谷公司负责。”

肖洪杰向记者透露,百世金谷公司的法人代表张永铁曾在电话里告诉他,等其从外地回来后双方协商解决,但至今双方并未见面协商。“我的另一块土地,也被百世金谷公司占用,协商好的600万元补偿,只给我200万元,至今还有400万元没给。因为张永铁声称400万元被人冒领走了,要追回来再给我,但现在该名冒领的人因涉案已经被警方抓了。”

记者多次通过电话、短信联系百世金谷实际控制人张永铁,但均未联系上。


燕郊34亩承包土地被征8年未获补偿  官方称正在沟通解决

于燕郊开发区的百世金谷公司售楼部


官方回应:涉及多部门,一时难以说清

高楼镇政府党政办公室一名负责接待媒体采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肖洪杰承包的34亩土地上附着物未得到补偿的问题,因从2012年事发至今已经多年,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而主管该工作的孟副书记因在外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我们只负责征地拆迁的一般工作,补偿款应该是由国土部门负责,至于其他细节问题,等我给领导汇报后再做答复。”该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燕郊开发区原国土资源局的一位张主任回应称,他去年与高楼镇政府的孟副书记多次去肖洪杰栽种树苗的承包土地现场查看核实,发现没有5万多棵树苗。对2011年12月高楼镇政府工作人员清点登记的数字,张主任称,由于距离时间太久,加上他来国土部门工作还只有一年多,也没在镇政府的档案里看到该清点登记表,因此觉得自己没有发言权。

“我们的领导跟镇政府的人,也多次与开发商(百世金谷公司)沟通协商推进解决该问题,不过处理会有一个过程……至于该补偿多少,补偿的依据是什么,我们现在也很为难,因为都有纪检部门盯着……至于更多的具体细节,采访高楼镇政府的领导会给你说的更清楚。”对于开发商未补偿就占用土地动工建设是否存在违规等问题,张主任未予以回应。

三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办公室娄主任接受采访时说,对于国土部门在征用集体土地时没有补偿到位就给百世金谷公司发证的问题,因为涉及到很多部门,他一时难以说清。“我先给市宣传部的人联系下,等你去宣传部后我们再沟通,你看行不行?”

对于事情的进展,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

尚法新闻


关键词:燕郊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