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行业的魔幻现实:用鸡腿练手三五天就能当医生?

2019-08-26   诚搜网

  美莱的一个医院院长,月薪通常为30万-40万,中等整容主刀医生的月收入也大概在5~10万之间。医疗美容是市场化定价,主刀医生月入10万司空见惯,年收入上千万的整形医生都存在,远高于其他行业医生。甚至咨询师都可能达到5~10万的月收入,而医美医生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

  整形培训班用鸡腿练手三五天就能“结业上岗”,“资深医师”无处不在……相比于传统医疗行业,医美行业的实际发展状况“野蛮”多了。

  “整形鸡腿班”一词,其实在医美行业流传已久,意在调侃现在的快餐微整形培训班,学员用鸡腿练手割双眼皮的缝合,花一周左右就能学完微整形的理论与实践课程,拿到所谓培训机构颁发的证书。而正规整形医师至少要经过3年的专业培训,才可以考取职业医师证,这些一周速成班学员的资质可想而知。

  实际上,除了国家承认的注册医师证,市面上所有关于医疗的证书都是不能实施手术的,各类医美培训机构不过是通过打擦边球,培训出成千上万名手持“微整形美容主诊师”证的“毁容杀手”。而这个证,很早就被证实过是假证,相关查询网站也是假的。

  早在2017年底,央视《第一时间》就暗访过此类医美速成培训机构。机构内的“老师”表示,只要参加她们的培训项目,就可以在四天内快速取得双眼皮和注射两个项目的资质。但所谓讲师却没有资质证明。培训班要收取培训费用6500元,机构老师再三强调收据上的费用是耗材费,且学员要对培训过程保密。

  经工作人员说明,该培训班白天讲理论,晚上实践操作。然而在课程理论部分,并没有涉及多少医学知识,大多数时间都在讲医美营销套路,教学员如何忽悠顾客。

  培训机构老师还强调在朋友圈可以转发分享相关整容案例用于招揽生意,且日常建立人设与维护品牌形象,需经常更换图片与文字风格,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除此之外,当有意向的求美者咨询时,要合理评估对方的消费能力,分级推销,尽可能多地攫取利润。

  经过与身边一些学员交流得知,她们来自各行各业,有服装、零售、餐饮、销售等,唯一的相似点就是对于医美行业完全零基础,只是看重了这个行业可能会带来的暴利。

  在白天理论课程结束后,晚上的教室就成了做双眼皮培训的手术室。两位实操老师只用口罩遮住口唇,手上还戴着戒指和手表。在台上演示做双眼皮的模特,是一名学员带来的朋友,整个环境毫无专业性可言,更谈不上手术要求的无菌级别。手术过程中,培训班学员们还不停照相与抚摸,这样的手术环境完全不符合规范,极易发生感染。

  次日,仅仅学了一堂注射理论课的学员,就开始互相设计注射点位。注射药剂是200单位的肉毒素,如此大剂量的肉毒素在注射时若有不慎,极有可能导致面瘫、抽搐、失明甚至死亡。

  值得一提的是,肉毒素是一种神经传导阻断剂,在我国被规定为毒麻类药品,目前只有一个进口美国品牌保妥适和一个国产品牌衡力为正品,其他产品,包括韩国进口药品,均为假药。培训机构所用的药物毫无意外就是假药。如此高昂的耗材费,却用来购买这种注射针剂,背后利益几何,也许只有培训机构自己清楚。

  但咨询实操老师关于注射针剂的真伪性与操作是否正确时,得到的却是模棱两可的回复,老师一再强调操作大体无对错之分,针剂真伪差别不大,让学员无需担心,却对错误操作以及假针剂的危害闭口不提。

  除了互相注射这种“神操作”外,在双眼皮课程上,学员居然是用鸡腿来练习缝合技术。相比于鸡腿,人体眼部组织要复杂得多,这种毫无意义的模仿练习无异于东施效颦。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透露,目前中国的医美整形行业,仅有1万名左右的医师具备整形美容资质,其余人员都属于非法从业。流通到朋友圈和微博中销售的微整形药剂有95%都是假的,众多小诊所里的所谓“资深整形师”,均是“七天鸡腿培训班”出品的无营业执照、无医疗美容资质的“半路出家和尚”。市面上90%的注射毁容也是发生在“三非(非医疗场所、非专业医师、非经CFDA认证产品)”机构。

  01

  野鸡医疗机构

  在医美行业,国内发展程度其实仍处在初级阶段。由于选择医美人群年龄较小,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很多小广告都会用简单直接的文字、诱惑的价格来抓住消费者的眼球,但其真实性有待考究。

  面对目前国内乱象丛生的医美行业,21新健康记者在微博上查到大量相关机构的联系方式,以咨询的名义拨打一间工作室电话,了解到该工作室的美容项目可以说是“一应俱全”。从小的玻尿酸填充、眼综合、瘦脸,到大的抽脂、隆鼻这些正规医美机构才有资格操作的项目,在这里都能选择。

  


  至于价格方面,工作人员声称与大医院、大机构相比都非常有优势,且反复强调主刀医生从业时间长、经验丰富,如果记者想要进行手术,随时都可以安排。

  然而当记者询问该工作室的地址时,工作人员却给出一个南京某小区的地址。记者指出这并非医疗机构,该工作人员随即表明,这是主刀医生的家庭住址,在家做,价格才有优势,也更方便,效果和大医院完全一样。除此之外,该工作人员还让记者添加了“主刀医生”的微信,根据其朋友圈动态,可以看出该工作室主要以时下当红明星的面容为整容服务卖点,还有许多美图痕迹严重的自拍作为成功案例宣传。

  


  然而当记者询问为何医生不在医院手术室操作整容手术时,工作人员搪塞道:“医院人多不方便,想做在哪做都行,价格也比医院低。”且在记者继续追问该主刀“资深医生”的资历认证以及所属医院时,工作人员先是避而不谈,后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互联网与各大社交平台浏览可以发现,“只要998,xx(美容项目)带回家”等小广告都是这类微整形服务提供者惯用的噱头,即用正规大医院几分之一的价格与花言巧语来诱惑求美者,而刻意回避整容场所与主刀医生的资质问题。

  这些被忽悠前来接受医美整形手术的人们,宛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这些半桶水的整形师宰割。

  可怕的是,选择此类“小作坊”,极有可能“中招”,染上一系列整形并发症,例如假药中毒、栓塞脑梗、过敏休克、栓塞失明、栓塞烂鼻等,严重者还有可能危及生命。

  经21新健康记者了解,此类“小作坊”式的三无整形场所,多半是在居民区甚至城中村的一间房屋,草草设置上生产源头不明的医疗器械,配置几个“资深医生”,通过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以及熟人介绍的方式招揽生意。有传言说此类小作坊的运营策略是“做一单算一单”,一旦出现事故,马上跑路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可靠性、安全性可想而知。

  02

  医美出路何在?

  “诚如医美行业字面本身,医是第一位的,医疗才是它的本质,严格标准必不可少。而现今整个行业乱象丛生,巨大的经济效益让许多人铤而走险,希望通过各种捷径半路出家,用所谓‘快速高效’的方法进入到这个圈子来。”艾尔建中国医学教育执行总监范菁向21新健康记者说道,“对于医美行业来说,需要一个更加成熟的医美医生培养体系,目前消费端的需求和公立医院的实际医生是割裂的。”

  此前21新健康记者曾做过调研,发现连锁医美机构美莱的一个医院院长,月薪通常为30万-40万,中等整容主刀医生的月收入也大概在5~10万之间。医疗美容是市场化定价,主刀医生月入10万司空见惯,年收入上千万的整形医生都存在,远高于其他行业医生。甚至咨询师都可能达到5~10万的月收入,而医美医生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

  事实上,在面对医美机构数量远大于有相关资质医生这个严峻问题时,多名业内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我国现行行业体制与从业医生的审核制度,可向发达国家的医疗教育体系规划看齐。比如在美国,政府首先要求所有医生在经过专科教育之后,每年还保留一个学分制,并将医生分配给具体的政府组织或者专业协会,参加线上线下结合的继续教育。在这一套完整系统内,若未完成相关的学习目标,资质可能会被吊销。

  在提高标准、狠抓行业从业者标准资质的同时,医美经营机构与培训机构在为医生提供教学时,也可利用传帮带的理念,带教医生,形成规模和体系,为行业创造人才储备。

  另一方面,千篇一律的蛇精脸审美也是制约医疗美容行业发展的关键。

  “我们需要明确整容的真实目的以及与情绪、生活状态之间的联系,给常规求美者解释整容的意义所在,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引导其选择合理健康的美容方案。这就好比求美者想要达到一个积极向上的状态,医生就应该去解释,希望达到阳光正向情绪,才是进行整容的结果。具体改善方案则是针对某个局部问题,由专业医生做面部整体评估,从面部轮廓所出发,再下诊断,让改变与整体的结合达到和谐自然。”艾尔建中国高级医学教育经理向21新健康记者解释道。

  整容者因求美心切,很可能会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需求,这就要求在医美培训教育中,强调医者应拥有良好的美容观念;规避整容可能带来的风险;发掘并引导出消费者的真正需求;立足现实与正确的审美,深入了解求美者。而不是仅关注顺应消费者的要求和其带来的经济效益,罔顾一切良好观念与潜在风险。

  03

  行业升级

  以欧美医疗美容行业现状为例。作为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起步的领头羊,历经了七个阶段、八十多年的发展,目前,美国已是全球市场规模最大、美容整形医生总量最大、美容整形施行术例总数最多、行业发展成熟的国家。

  美国医疗美容市场成熟且发展稳定,整体保持较低年复合增长速度。据ISAPS及兴业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医疗美容行业增速为4.3%。

  美国医疗美容行业集中度高,多为连锁门店经营,在渠道和服务体系方面趋于成熟,微创整形(非手术医疗美容)占美国美容整形总量的89.3%,贡献了近年来医疗美容的几乎全部增量,手术医疗美容增长则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然而,实际上随着技术的成熟、市场的膨胀,2004~2011年,美国医美也经历过行业萎靡期。当时三项微整形技术问世,在促进行业快速增长的同时,操作技术的便捷化也使医美行业壁垒显著降低。同时,美国对行业缺乏针对性的监管,导致了大量无资质人员涌入医美机构从业,行业迅速扩张并达到饱和。

  究其根本原因,其实还是低门槛的行业特征造成竞争日益激烈,各家整形机构由于同质化,缺乏核心资源支撑,存量市场中加大广告投入以争抢客源的行为愈演愈烈,也出现过整形机构利润情况快速下滑的情况。

  这一阶段的萎靡期,与国内现阶段的行业状态颇为相似,只不过在美国,随着医美互联网平台的出现,促进了行业信息透明化,行业已在逐渐恢复增长。

  美莱的一个医院院长,月薪通常为30万-40万,中等整容主刀医生的月收入也大概在5~10万之间。医疗美容是市场化定价,主刀医生月入10万司空见惯,年收入上千万的整形医生都存在,远高于其他行业医生。甚至咨询师都可能达到5~10万的月收入,而医美医生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


关键词: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