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村回忆录谈两岸关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

2019-10-21   中国台湾网

郝柏村回忆录谈两岸关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


今年满百岁的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以10年时间,亲笔撰写25万字成《郝柏村回忆录》,他特别重视两岸关系,许多章节都提到相关论述,尤其提到1972年中国大陆与美国签定的“上海公报”终结“台湾地位未定论”。他也强调,“九二共识”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统”“独”没有模糊地带,过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去了,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以“虚统”掩护“实独”的时代过去了。

郝柏村4月中风仍在静养,由儿子、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代表出席8日“郝柏村回忆录新书发表会”,包括马英九,海基会首任秘书长陈长文,同样今年满百岁的退役上将、新同盟会荣誉会长许历农,以及蒋经国的文胆、前“总统府”副秘书长张祖诒都受邀出席。

在回忆录里,郝柏村花了很的长篇幅来谈“两岸关系的变迁”与“九二共识”。

以下是他书里涉及此部分的全文:

秦始皇于两千多年前统一中国,他不仅以武力统一疆域,更重要的是以武力统一了书同文、车同轨。因此真正的中华民族是以中华文化为基础,融和了汉满蒙回藏及其他少数民族,包括台湾的原住民。

台湾人无论血统、语言、文字、风俗习惯,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孔庙、关公及妈姐,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亦如大陆各民族。

台湾在中日甲午战争后割让给日本,虽经五十年的殖民统治,除百分之二的皇民化家庭,绝大多数台湾人仍传承中华文化道统,以迄一九四五年。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结束,日本投降,依开罗会议宣言及波茨坦协议,台湾回归中华民国怀抱。隔年,“中华民国宪法”在南京制定,台湾“国大代表”十余人参与“制宪”及尔后“行宪”,台湾成为“中华民国”固有疆域的一部分。成功制定“宪法”是蒋公在内战期间唯一政治成就。

一九四九年,“中央政府”播迁至固有疆域的台湾后,一面以确保台湾不受共党统治为近程目标,一面更以建设台湾为“三民主义模范省”,为统一中国的长程“国策”。

一、“上海公报”终结“台湾地位未定论”

两岸自一九四九年隔海对峙后,完成统一是当时两岸政府坚持的政策,初期均以采取武力统一为诉求,台湾准备反攻大陆,大陆则以武力解放台湾为号召,因此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九年,三十年间,为两岸间武力战阶段,以一九五八年震惊全球的金门战役为最高潮,是两岸交火时期。

此外,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一年,联合国代表权的争夺战为两岸外交主战场,共二十二年,双方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其间,国际曾有妥协性建议,即中共政权取代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中华民国”沦为“普通会员国”,亦即在联合国内有“两个中国”的席位。但为我方断然拒绝,正因为“中华民国”的主权与疆域如为国际公认限于台澎金马,则“台湾共和国”随时可能成立,台湾将永远割离中国领土主权之外。

一九七一年,联合国表决由中共入会,我政府毅然退出联合国,以坚守一个中国的原则。次年,中共与美国关系解冻,签定“上海公报”,美国立场有三:

(一)双方承认,世界只有一个中国,为两岸人民的共同主张,美国对此不持异议。

(二)台湾为中国的一部分。

(三)台湾问题必须和平解决。

上项说法,所谓中国,并未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国”,是具有战略模糊的,这对我们是有利的。中共随即声称,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我们的立场则是“中华民国”为唯一合法政府,因此经国先生以“三不政策”肆应,即与中共政权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其意义在虽已退出联合国,但仍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中华民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

两岸关系的框架,其实是美国和中共两个强权在“上海公报”中决定的,我们虽未参加,但是文字并不违背我们一个中国立场。从此,两岸关系的本质是具有国际变素的内政问题,但非国与国的关系。台湾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上海公报”也终结了“台湾地位未定论”,斩断了“台独”之路,对我们有利。

二、一九七九年迄今,两岸实质停火并展开交流

一九七九年,美国与中共建交。美国以与我“断交、撤军、废约”三项条件,换取邓小平宣布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零点起,停止炮击金马,亦即片面宣布停火,实践美国在“上海公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张。

美国与我们断交是不利的,但换来台海停火,对我们是有利的。不过,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两个交战团体,未接触、未谈判、未妥协而停火的。

处此情况,我们既不能公开宣布接受停火,更不宜宣布不接受停火。我们作了内部处理,外岛司令官自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零点起,未奉“国防部”命令,不得对大陆射击,两岸实质已进入军事战停火时期,迄今已四十年了。

何谓共识?我的解释:“共识是没有文字的协议。”共识非片面可以决定,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须长时间的磨合,其效果则等同协议。

其实早在金门战役爆发随后,蒋中正“总统”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于同年十月二十三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中华民国”反攻大陆主要是靠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而非凭藉武力”。中共与美国建交时,发表“致台湾同胞书”,揭橥力求祖国和平统一的基本政策,并于隔年九月三十日提出在此基本政策下,谋求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进一步努力。至此,两岸关系发展正式朝着和平解决方向迈进。

随着两岸停火的发展,蒋经国“总统”以“三民主义”之自由、民主、均富为号召,为和平统一的基本方针,但坚决反对“一国两制”。一九八七年,他宣布解除戒严,开放大陆探亲,行之多年的“三不政策”开始松动。尤其两岸停火了,戒严解除了,两岸人民非法交往日甚,以大陆人民偷渡入境最为严重,拘留于靖庐者曾达数万人,并于强力遣返时发生跳海和闷死的悲剧。

基于人道的立场,急谋解决,乃由两岸红十字会,于一九九零年在金门开会,达成合作遣返的协议。这是两岸四十多年来首次的非官方接触,金门由交火的第一线,转为谈判交流的第一线,时任“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的陈长文律师,在谈判过程中贡献至巨。

顾及两岸人民交往日渐频繁,有关权益或纠纷日多。两岸官方虽拒绝接触,但也分别成立海基会与海协会,以资深望重的元老担任负责人,透过白手套的方式,处理人民之间的事务性问题,为两岸官方的共识。惟两会会谈前提是在一个中国的原则,这是首要的政治议题,必须先行确立。

两岸代表乃于一九九二年在香港开会,讨论一个中国的原则。大陆说,一个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说,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双方均坚持己见,无法达成书面协议,但最后达成共识,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一个中国的内涵,由各自口头表述,此即“一中各表”的由来。

三、小布什与胡锦涛正式提出“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在磨合期间,常有分歧的表述。大陆方面一贯说法就是:双方以口头声明的方式确认“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系以“一个中国”为主体,讳言“各自表述”。

台湾方面说法:“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是对于它的涵义,双方同意用口头声明方式作各自表达”,强调“一中各表”的意涵。

所谓“一中原则”,中共初期说:“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我们当然不能接受。后来,中共则改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现在尚未统一”。这种说法是客观的,似可见中共的态度渐趋理性。

新加坡的两会商谈虽无“九二共识”的名词,但以后苏起先生定名“九二共识”,各方称便。二○○八年三月底,美国总统小布什与胡锦涛通电话,正式提出“九二共识”,为日后两岸三方合作的基础,大陆则引伸出依“九二共识”,两岸和平发展。自此,一九七九年迄今,近四十年可谓为两岸交谈交流时期,就当初我方主观、片面通过的“国统纲领”而言,两岸的和平发展过程,实与“国统纲领”所拟若合符节。我以“九二共识”形成过来人的身份,对“九二共识”有几点基本的看法:

(一)现阶段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以共识为基础。所谓政治协定、军事互信协定,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不可能的,非必要的,非急迫的。

(二)共识是没有文字的协议,民进党以找不到文字协议,即视“九二共识”不存在,这是昧于事实的狡辩。难道停火没有文字协议,民进党就可随时对大陆开火吗?

(三)“九二共识”的磨合是渐进的,从“上海公报”起算,前后长达三十多年,得来不易,是两岸和美国三方的共识。

(四)“九二共识”是台湾人民现阶段安全福祉的保障。

(五)“九二共识”的基本路线,应为“弃独”、“不武”、“缓统”。

(六)“九二共识”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统”“独”没有模糊地带,过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去了,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以“虚统”掩护“实独”的时代过去了。

(七)所谓和平统一,就是任何一方不以片面的意志,强加于对方的统一,是从和平发展中培养双方统一的共识,台湾人民对于所不同意的统一条件具有充分的否决权,已使台湾人民在“中华民国宪政”法统下立于不败之地。


关键词:郝柏村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