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曝天津天狮传销组织的54份死亡档案,下一个会是天狮吗?

2019-01-16   后窗工作室

  

TIM截图20190116193012.jpg


  网曝“天津天狮”传销组织的54份死亡档案。


  打假没有停止,但是死亡还在发生。2018年,关于“天津天狮”最轰动的一次暴力事件发生在云南。28岁的小伙张世才被骗进传销后,在厕所里勒死了他的“监工”——33岁的王关平。


  我们整理了可供查询的250余个判决书中的54个死亡事件。透过它们,可以看到北派传销的运作机制,也可以看到在真假天狮的角力中,无辜、无助的个体。


  继权健被查后,1月15日,河北沧州市委宣传部发布信息称,初步查明,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业内反传销人士透露,事实上,除权健和华林外,以“天津天狮”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近年来成为我国分布最广、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


  《后窗》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以“天津天狮”为关键词,9年时间,可以找到1810个刑事判决。查询与传销有关的前两百五十余个判决,至少出现了54例死亡事件。


  这些刑事案件分布集中,福建、江西、广东为重灾区。受害者从尚未出世的孩子、十几岁的学生,到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各不相同。


  他们因为网恋、招工等原因,被陌生人或者亲友骗进号称“天津天狮”的传销组织,遭受恐吓、殴打后,因为拒绝买入2800元或3900元一套的“产品”,最终走向死亡。


  把他们引向死亡之路的人,最重的被判处无期徒刑,大多数时候,施暴者获刑十年,甚至几个月有期徒刑。在辩护词里,他们大都认为自己也是被骗来的受害者、是被胁迫的帮凶,不应承担主要责任。


  吊诡的是,胁迫他们的“天津天狮”传销组织遍布各地,却又无处可查。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获得商务部直销牌照的企业,按照天狮公司官方描述,董事长李金元14岁就在油田打工直至拥有亿万身家。天狮公司总部和权健都位于天津市武清区,二者直线距离6公里。


  “天狮集团是直销公司,‘天津天狮’是北派传销打着天狮集团的名声而对外所称的。”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后窗》,真假天狮曾在早期有过短暂交集。北派传销的鼻祖杨玉勇创办了武汉新田,在被列为严打对象后,为躲避打击,杨玉勇在2002年12月将原有传销团队转入天狮集团。


  “但是在之后的合作中并不愉快,天狮便将他们开除。”李旭解释,因为传销团队并入天狮集团时,天狮集团提供了企业的宣传手册、宣传光盘等宣传资料,一直被假天狮沿用至今。


  一位曾被骗入“天津天狮”传销组织的年轻人告诉《后窗》,他看过相关宣传视频,“视频里面确实是天津天狮的那个李金元,在舞台上给那些人发奖品,有发别墅的,有发宝马的,有发轮船的,还有发飞机。”传销组织告诉他们,发展到一定的下线人员,可以去天津天狮总部接受李金元的接见。


  另外,部分假天狮团伙称天狮总部在北京恒基中心,生产基地在天津武清源泉路6号,达到一定级别才可以进去。实际上天狮总部和生产基地早在2010年就搬到天津武清新源道18号天狮国际健康产业园,而且可以随便进出。


  天狮集团也为此付出了难以摆脱的代价。


  2018年9月11日,天狮公司网站发布公告称,假借与天狮公司合作、对外宣称是“天津天狮”或“天狮生物发展”而进行的欺诈、传销活动,其实际业务均与天狮公司无关。


  在名为“天津天狮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上,打假成了常设栏目,每条文章的末尾,都配上了董事长李金元的动情控诉:“提起假冒伪劣对我们天狮的侵害,我真的肝颤呀”。公司在揭露假天狮的识别技巧后,还不忘推销自我,“真正的天狮永远向你们敞开大门,李金元董事长欢迎你们回家,家,真正地欢迎你们,天狮大舞台,有梦你就来!”


  打假没有停止,但是死亡还在发生。2018年,关于“天津天狮”最轰动的一次暴力事件发生在云南。28岁的小伙张世才被骗进传销后,在厕所里勒死了他的“监工”——33岁的王关平。


  我们整理了可供查询的250余个判决书中的54个死亡事件。透过它们,可以看到北派传销的运作机制,也可以看到在真假天狮的角力中,无辜、无助的个体。

 

  1.陈永林 31岁 窒息 2015年 江西


  陈永林出事那年刚31岁。陷入江西省新余市的传销组织前,他和姐姐在郴州老家一起开美容店。他不高,但很壮,1米6多点,130多斤。传销头目听说他“体格较大”,专门叮嘱“家”里人,“新人进家门有反常举动,就马上把其放倒压住,速度快一点。”


  陈永林在2015年11月2日9点钟迈入“家”门,下午5点他的姐姐就接到了死亡电话。引诱他来的是微信上认识的“女友”。一进门,见屋里四个男人在打牌,他很惊讶,有人喊他打牌,他说不会。四个打牌人就全站起来。他说要上厕所,一个人说,厕所坏了。看情势不好,“女友”就趁机走开了。


  一个名叫“鸡哥”的头目让他蹲下,陈永林没理。其他人上去把他放倒,拿毛巾捂住了他的嘴,“呜呜,呜呜”,挣扎时他把一个成员的外套撕烂了。“鸡哥”坐到他身上,拿毛巾捂住他的嘴,问服不服。陈永林没说话,用力反抗。成员吓唬他,“还闹不闹,再闹弄死你。”有人把水倒在毛巾上,水沿着毛巾到了他鼻孔和嘴里。威胁和劝说一直没有停:要认清是在什么地方,不能想干嘛就干嘛。


  “不闹了就眨两下眼睛”,一个人提醒,他没有眨眼。


  “鸡哥”让成员把他裤子脱了,发现他尿裤子了,且再无动静,手和脸都变青了。“鸡哥”拿开毛巾,其他人也放开手都站起来。陈永林闭着眼,一动不动。开始,他们以为是装的,“鸡哥”就去摇他,又去摸他的鼻息和颈动脉,按了人中。他们发现心跳还有,就开始做人工呼吸。但是做了十多下唯一的反应是水从他鼻子里流出来了。确认无救后,他们拨打了120,并逃离现场。


  赶来抢救的护士只看到了心电图上的一条直线。她报了警,警方从陈永林身上发现了几百元、一张临时身份证和一部黑色手机。传销成员甚至还没来及抢走这些东西,就先夺走了他的性命。


  2.蔡强 肝破裂失血性休克 2016年 广东


  2016年1月29日,蔡强被骗到韶关的传销组织时,同为新人的刘文辉已经被关了3天。


  蔡强即将经历和刘文辉一样的拷打,但他太倔强了。按照惯例,他被按倒在地,手机、银行卡、现金等财物被强行搜去。为了要到银行卡密码,“主任”把他的身份证放在他脸上,用手机拍照,威胁他,不老实就去他家伤害他父母。


  蔡强没说,“主任”就坐在他肚子上用拳头捶打他胸口和肚子,还跳起来双脚踩他的肚子和胸部。累了,就换人打。见新人还是不开口,一个成员从身上拿出一把长约十厘米的小刀,插进他的嘴。蔡强用牙齿死死咬紧刀刃。又有成员从钱包里面拿出一枚卡槽针戳他的手指脚趾缝,直到他没有反应。


  一杯水被灌进他嘴里,又流出来。他们不相信,认为他是装死,用卡槽针又把每个甲缝刺了一遍,依然没有反应。成员逃离后,刘文辉下楼找人打电话报警。经鉴定,蔡强符合因他人捂嘴及压迫颈部致机械性窒息合并胸腹部受多次钝性暴力作用致肝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3.杨彬 创伤性休克及急性肾功能衰竭 2017年 江西


  2017年2月26日,杨彬被骗进宜春市一个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时,即遭到暴打。


  在行内,这叫“立规矩”和“撕面子”。扮演“黑脸”的人踹了他几脚、扇了耳光,讲了规矩。扮“红脸”的人负责安抚情绪,讲解加入组织的流程——要购买公司的产品,2800元一套,购买的越多级别越高,每个月获得的工资也更高。


  此后几天,因为不配合,杨彬先后遭到热水泼脸、被踹、塑料袋捂住口鼻、俯卧撑、深蹲、火烧胡子、体毛等多项体罚。睡觉脱衣服时,他两条大腿的整个外侧都是瘀青,那几天他一直说水土不服、胃不舒服,经常呕吐。


  3月2日,在遭到轮番殴打后,他瞳孔放大,因抢救无效死亡。


  因殴打抢救无效的,还有湖南衡阳的吴森森、江西南昌的汪剑、江西南昌的石赢、湖南衡阳的吴克辉、山西运城的向阳、湖北安溪的林方同、河南三门峡的郑季湘、江西南昌的王和坤。(地名为遇害地点)


  4.谭生 坠亡 2017年 江西


  谭生到达宜春市的时间是2017年5月30日,端午节。他为了看网上认识的“女友”,被骗进了一个自建民房的四楼。洗澡都有人看守。


  5月31日早上,谭生问“女友”,这里是不是搞传销,她没回答。他听了一天灌输传销理念的课,加入组织要交2800元购买“天津天狮”的产品,但是几乎没人见过产品。他问“女友”,害不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当天下午,“家”人发现谭生还有一张返程票,就劝他把票退了,留下来好好学,但谭生不愿意。


  6月1日凌晨5点20分左右,守夜的成员在客厅凉椅上睡着了。突然,他听到很大一声闷响。新人跳楼了。他们把他抬回房间,当时头上是血,还有呼吸。“领导”要求把人抬下去放回原地,并用谭生的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随后,房间里的成员都跑了。


  经鉴定,谭生系高坠导致颅脑损伤死亡。


  和谭生一样,因逃生坠亡的人,还有浙江临安的谭先乙、江西省萍乡的刘树伦、四川内江的黄天、江苏常州的李明亮、湖南娄底的张天鹏、四川成都的胡斌、四川都江堰的李方、四川江油的韦东、河南洛阳的蒋大齐、广东英德的朱良、浙江省临海的黄山、福建福清的司铭、江苏徐州的徐双、江苏无锡的宋谦、福建福州的李伟、湖北武汉的李健衡、浙江嘉兴的孙晨、浙江永康的邓琦平、安徽安庆的凌风。(地名为坠亡地)


  5.林小磊 20岁 溺亡 2017年 湖北


  林小磊是跳河死的,2017年事发时他才20岁,还在上学。


  那年7月,他的同校好友被骗进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为了提升业绩,发展新成员,就把他也骗到了湖北钟祥市。他7月12日到达,不管被诱骗、劝慰、泼水,还是辱骂,都一直要求回家上学。8月4日上午,在一次外出散心时,林小磊趁人不备跳入河中,溺死了。


  和林小磊一样,因逃生溺亡的人,还有江苏淮安的周深及试图救他的一名传销人员。

微信图片_20190116192942.bmp


  2017年,大学生李文星被骗至天津静海传销组织,与家人失联,后被发现溺亡于水坑中。


  6.韦香素 坠亡 2015年 湖南


  韦香素是为数不多的女性死者,离世时25岁。她是被大学同学骗进湖南省邵阳市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的。


  2015年2月,她的同学被骗进传销,一个月后——3月10日就把她拉了进来,并趁机拿走了她的手机。3月12日,韦香素趁人不注意,试图通过厨房的窗户逃离该传销窝点,但不慎从四楼坠下,致重度颅脑损伤当场死亡。


  7.吴乾坤 自杀 2015年 广东


  吴乾坤打碎了一块镜子,用碎玻璃割开了自己的喉咙。


  他在2015年1月25日被骗进惠州市仲恺区陈江汇佳广场的窝点,遭遇泼水、罚站等体罚。1月30日中午,他被一名主任教训,自己咬了舌头想自杀,被人劝阻。趁看守人员汇报之际,他摔碎了一块镜子,割开了自己的右侧颈静脉,血涌出来,传销人员四散而逃。


  8.吴友德 死因不明 2014年 湖南


  吴友德的死抗争意味十足。


  2014年1月25日,他被骗进衡阳市珠晖区的一个窝点。2月16日,他拿着菜刀要求开门被拒后,把两名看守砍伤。“主任”要求“教训他一顿把他送走”。不料,当晚10点,4个传销成员对吴友德拳打脚踢,最后把无力行走的他送到火车站。2月17日凌晨,吴友德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9.董东 死因不明 2014年 福建


  董东的尸体在他死后9个月,才从福建惠安县山腰上的一个树林里挖出来。


  2014年8月7日,他经朋友介绍,到福建泉州惠安县从事餐饮业。因拒不配合加入“天津天狮集团”非法传销组织,他先被罚做深蹲。做了一两百下,实在做不动了,“主任”压着他身体逼他继续,当晚看守人员没让其睡觉。


  第二天,他趁大家不注意跑出客厅,被抓回寝室打了一顿。有成员用红花油涂在他的眼睛、嘴巴、鼻子、阴茎上,他一直瘫坐在地上。后来,董东用脑袋撞墙,开始发烧,不吃饭也不喝水,人开始迷糊,眼睛睁得很大,大小便失禁,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传销人员给他喂了葡萄糖和感冒药,没有改观。第四天上午,董东没了呼吸。


  晚上,传销人员把他的尸体装进行李箱,雇一辆三轮摩托车载到附近的山上,挖坑埋了。天亮时,他们赶到泉州市和“大主任”吃饭,被要求不许将埋尸的事外传。


  2015年5月16日上午,惠安县公安局侦查员在“大主任”的指认下,挖掘出董东的尸体。法医发现,他身上未见致命性损伤,但因为腹腔器官呈肉泥状,已失去做病理检验的条件,死因无法明确。


  10.沈详 死因不详 2017年 江西


  江苏人沈祥19岁时患上了白血病。那时候他19岁,住院治疗3年,做了骨髓移植手术,复查几次后,医生才说可以去上班了。


  2017年7月25日,他从江苏昆山坐火车离开家,父亲不知道他去哪了。第二天,他被“天津天狮公司”的传销人员骗至吉安市井冈山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传销窝点。他多次告知他们,自己患有白血病,并下跪,求放其回家。但是“家”里所有的窗户都有防盗网,铝合金窗户都用钉子钉固定了只能打开10厘米,也不能向外呼救。


  7月30日晚,沈祥昏迷不醒,被送至井开区高新医院抢救,被确认已死亡。晚上22点40分左右,有人用沈祥的电话打给他的父亲,说沈祥中暑了。过了十分钟左右,一条信息发过来说,沈祥出事了,正在江西省吉安县医院。


  他父亲打过去,但手机关机了。


  11.曹一华 20多岁 窒息 2014年 福建


  曹一华把出租屋的门踹了个洞,还是没有逃跑成功。


  “家”人把他按倒在地,因为不断吵闹,有专人堵在门口用手机播放音乐以防被人发现。曹一华抓破了一个人的脸,对方就用膝盖压住他的手,并用湿毛巾捂住他的嘴。


  反抗停止后,“家”人掐人中、按压胸部、做人工呼吸,并给他喂了两粒速效救心丸。最后,在“领导”的指示下,他们买回两瓶白酒,灌进曹一华的身体,然后搭乘出租车,把他抛到镇上的草丛里,制造醉酒死亡的假象。


  法医鉴定,曹一华因生前口鼻腔受外力作用导致缺氧窒息并受大量的酒精作用下导致死亡。


  2014年1月13日早上8点,曹一华被骗进漳州的传销窝点,那天,他穿着长袖灰色花格T恤,黑色裤子,脚上一双安踏褐色板鞋。


  12.喻秦 原发性脑干损伤合并创伤性休克 2016年 江苏


  喻秦也被缝衣针戳了手指。在此之前,传销成员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没有反应。


  2016年8月10日,喻秦因为找工作,误入丹阳市开发区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把他的头扭成90度、用手戳眼睛,脱掉衣服,用空钱包打脸。其中一人用牙刷柄捅肛门十余次等方式殴打、虐待他。


  因为上厕所遭拒,8月13日上午,喻秦憋尿弄湿了内裤,再次遭到殴打,下午,出现发烧、神志不清、昏迷、大小便失禁、呼吸微弱等症状。就医后,喻秦被宣告死亡。


  13.吴磊 心功能衰竭而死亡 2016年 江西


  被骗入窝点的第三天,一个传销组织成员用开水泼了吴磊一脸,还逼他做俯卧撑。他问吴磊银行卡密码,吴磊报了个假的,被发现后,又遭到体罚,被逼说出了密码。


  第四天,他身体出现异常,手和头抬不起来,坐凳子也坐不稳。管家说吴磊是装的,用打火机点燃了他的阴毛。


  第五天早上,吴磊情况恶化,无法坐稳,且被该传销团体成员用脚踹、掐脖子、扇耳光、掐鼻子、用盛满热粥的不锈钢碗烫。2016年12月13日20时30分许,送医时吴磊已经死亡。


  14.吴天明 窒息 2015年 福建


  7天考察期过后,为让拒不加入组织的贵州人吴天明服软,2015年5月11日闽侯县“大主任”亲自过来谈话,被拒后,他用一整叠钞票打吴天明的脸,他的鼻子被打出血。晚上,“大主任”召集业务员开会怎么整吴天明,并调了其他窝点的人来“救火”。


  5月12日凌晨开始,吴天明被单独关押,不给吃饭,不让睡觉。成员分成几组轮流他进行体罚,蹲马步、吃辣椒、装满水的可乐瓶子用红色塑料绳绑着挂在脖子上罚站等。


  5月14日下午,经“上级”指示,成员给他盖上两床棉被,只露一个头出来。有人跨坐在他肚子上,用塑料袋、毛巾捂住他的口鼻。吴天明挣扎最激烈的时候,成员放开了毛巾,他喘着大气小声说,“老实了,不敢乱动了”。很快,他脸色发青,嘴唇变紫,手脚发黑。送医时,已经死亡。

微信图片_20190116193042.bmp


  2017年8月,天津警方通报了山东男子张超误入传销组织后死亡的案件。


  15. 吴波 25岁 胃内容物返流吸入细小支气管导致窒息 2014年 福建


  吴波2014年10月2日离家,他跟妈妈说要到福州帮女网友开店,次日就与家人失联了。


  10月4日下午4点,他到了莆田市城厢区一个叫“小辣椒”川菜馆的传销窝点。首先遭到的是行规“抖朋友”——成员把新朋友围起来,让他把身上的物品交出来,否则强行搜身上。如果不配合,“家”里其他人会把新朋友按在地上,如果还是不配合,就进行灌水。


  吴波拒不加入组织,被打了耳光。又因为反抗并试图逃离,被按在地上,腹部和胸部遭到踩踏,他的嘴被湿毛巾捂着,水不停浇进来。反复几次后,他吐出一些方便面,昏迷不醒,后死亡。


  16.邵兵 死因不明 2016年 湖南


  2016年7月20日,在上海打工的邵兵买了从上海至株洲的火车票,也是要去见女网友。


  7月21日,被骗入窝点后,他被殴打、恐吓,控制在室内。邵兵一直绝食,7月27日晚,传销人员给他吃面条,吃了一点后,他就把头埋在垃圾桶里呕吐。成员把他拉起来,他开始大声哭喊。因怕惊动邻居,几个人把他掀翻在地,把毛巾塞进他嘴里,又把醋、盐、酱油混合物灌进他嘴里。见他没有反应,“领导”又指使下属把感冒药冒充毒药喂下去。


  就医时,急诊科医生诊断,邵某已死亡超过2小时。


  17.陆琪 窒息 2015年 湖南


  网上谈的女朋友约他到湖南娄底见面,2015年9月26日,从浙江嘉善到湖南娄底的高铁上,陆琪在电话里跟父亲说。那时距离中秋节只有一天了。


  窝点里11个人把他围住,搜走了他的钱包、手机。两张银行卡里总共13400元,分别在9月27日被取走。窝点成员又继续逼迫他以虚构开店等各种理由要求亲友汇款。按照惯例,反抗的人,会被倒过来把头放到水桶里,行话叫“倒插桶”。


  在“倒插桶”前,陆琪脸上被泼了5杯水,因为“表现不好”,他又被要求扎马步,姿势歪了,又被踢了两脚。最后,一个装了三分之二水的蓝色水桶被拎了出来,他被8个人抬起来,按进水桶,两分钟后嘴唇乌黑,不省人事。死亡鉴定显示,陆琪因溺水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窝点成员供述,他们大都是被名为“李雪”“陈婷婷”的女性网友骗来,加入组织。2015年8月至2016年3月期间,先后在湖南省娄底市、株洲市实施抢劫5次,抢得现金等共计141058.5元以及手机等财物,并造成1人死亡,1人轻伤。


  18.冯德 26岁 热射病 2017年 山西


  7月的山西,窝点内密不透风。连续遭遇俯卧撑、扎马步、打耳光、泼冷水等体罚后,中午,冯德开始发高烧,服用退烧药后,依然不见减轻。当晚送医后,被诊断为意识障碍、中暑、热射病。2017年7月26日凌晨5点,冯德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9.熊姓传销人员 被匕首刺杀 2014年 四川


  山东省安丘市人刘金旭杀人那年46岁。他是为数不多,误入传销组织,又把传销人员反杀的人。


  那是2014年7月,两年前诱骗他进传销组织的女子再次联系他,让他到四川内江。此前,他为了跟她谈恋爱,他给了女子三万多块,供其购买“天津天狮”公司产品。三个月后,因与传销人员发生纠纷打架便离开。这一次,为了以防不测,他买了一把长30厘米的刀和一根电棍防身。


  9月6日9点左右,穿迷彩服的刘金旭到达内江后,那名女子不肯见面。他就进窝点找她讨说法。在传销人员的追赶中,他用匕首刺杀了其中一名熊姓成员,致其死亡。他头部被打伤流血,途中遇见一辆警车,他拉开警车后门上车,主动放下电棍和带血匕首,并称其被传销人员控制。


  刘金旭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0.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2017年 福建


  马田田从温州坐车到福建连江,是想去工厂里做鞋子。一个网友给她拍了制鞋车间的小视频,并给她买了2017年8月21日到连江的动车票,她就出发了。她还怀着孩子,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做鞋子那么吸引她。


  到了连江,她被搜身、限制自由。传销成员轮流跟她讲这个“家”的规矩。没有加入组织的新人分别叫“帅哥”和“美女”。早上每个人都要去跟主任问好。每天下午都会有其他“家”的主任过来轮流上课、训话,要新人花2800元购买“产品”加入天津天狮公司。


  马田田不配合,成员就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只手把牙杯的水从她脸上倒下去。她哭说自己怀孕了,但没人搭理。24日17时,她感觉肚子不舒服,身上流血,赶到连江县医院时,医生说,肚子里的小孩保不住,只能做了流产手术。


关键词:天狮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