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永落马背后:干预“千亿矿权案”被举报、秦岭违建难辞其咎

2019-01-16   中国经济周刊

赵正永落马背后:干预“千亿矿权案”被举报、秦岭违建难辞其咎


1月15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赵正永是安徽马鞍山人。曾担任安徽省黄山市委书记,安徽省公安厅厅长、省委政法委书记。2001年6月,从安徽交流至陕西后,赵正永在陕西官场深耕达16年之久。其间,他先后担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省长。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任陕西省委书记。

2016年3月,年满65岁的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任职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赵正永在去职讲话中说,这是在他到达任职年限后,中央从陕西大局和长远出发,及时调整陕西省委领导班子。

然而,此后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他被调查的消息传出。

2018年8月下旬,陕西官场盛传:赵正永被纪委办案人员从家中带走,之后失去自由;8月初,赵正永便曾被叫去谈话;更早之前,与赵交往甚密的多位商人相继被控制。

早在2018年6月中旬,赵正永曾经的下属、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被宣布落马。赵胡两人关系密切。据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榆林是陕西的煤炭资源重地、能源经济大市,资源在地方、审批权在省里,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

他们也有一位共同的举报者——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当事人赵发琦。

千亿矿权案引发的官场地震

这是一起闻名全国的重大产权纠纷案,日前因为卷宗丢失,震惊全国。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消息,1月8日晚,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在此之前,赵正永也被该案当事人赵发琦长期举报干预案件。

2003年,赵发琦的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签订了《合作勘查合同书》,联合勘探发现了位于榆林一估值上千亿元的煤矿。但在权力的干预下,赵发琦并未能获得煤矿权益,合同被判无效,而他本人也因此被构陷入狱。十数年后,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底作出终审判决,判定该合作勘查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

2016年,在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后,赵发琦开始公开在网络上对其实名举报。

赵发琦在举报材料中称,赵正永对凯奇莱诉西勘院勘查合同纠纷案,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时任陕西省省长的赵正永曾两次召开省政府党组专题会,直接认定勘查合同无效,并指令工商局撤销凯奇莱公司的工商登记,严令陕西省公安厅和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对赵发琦进行逮捕和审判。

赵发琦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在我的案子上,赵正永不是干预而是亲自赤膊上阵,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办案。”他认为,赵正永权力膨胀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在公开举报之外,赵发琦还向中纪委递过多份举报材料,反应赵正永其他方面的诸多问题。

大约等了一年,还没有赵正永被调查的消息。赵发琦转而公开实名举报干预其千亿矿权案的另一官员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

不到一年,胡志强被扳倒。

而自2018年3月以来,赵正永被查的传言也甚嚣尘上。

赵发琦称,之后,有关部门的办案人员曾多次向自己调查了解赵正永的问题。

2018年年底,媒体曝光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王林清在视频中讲述,作为凯奇莱诉西勘院“千亿矿权案”的承办人,在准备写判决书前发现原存在自己办公室的案卷离奇失踪。

案卷失踪让千亿矿权案重回公众视野,如前所述,1月8日,中央政法委牵头调查“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

“巡视‘回头看’主要针对赵正永任省委书记时的问题”

在陕西,举报赵正永的远不止赵发琦一人。

据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在众多的举报者中,包括陕西省委省政府的多位高级别官员。

“赵正永非常霸道,手伸得长,管得非常细。他当省长的时候,什么事情自己就定了,很少向省委书记汇报,而他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则经常管政府的事。”这位知情人士举例说,赵正永主政期间,陕西省委向中央巡视组的汇报稿,甚至没有经过常委会集体研究。

赵正永的霸道使他与其他班子成员的关系非常紧张。这也就不难理解他的同僚们相继对他进行举报。反应的问题包括买官卖官、作风问题等。

据陕西省官场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6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的巡视“回头看”发现的问题包括:“四个意识”不够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存在重表态、抢“头彩”,轻结合、疏落实现象。对脱贫攻坚的政治认识不足,扶贫开发工作有急功近利的倾向。干部选任程序不够规范,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上轮巡视提出的超职数配备干部、违规兼职,领导干部多占住房等整改不力。矿产资源领域存在廉洁风险。

“这一轮巡视‘回头看’实际上主要还是针对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一些问题。”熟悉陕西省政情的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其中的诸多问题指向的正是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怠政。

对于“重表态、抢“头彩”,轻结合、疏落实现象”,反馈意见举例称,为拿国家补贴,陕西省提出保障房建设开工量争全国第一,造成大量空置,有的地市负担超过10亿元。

反馈意见中还提到,矿产资源领域腐败存量未见底。巡视谈话反映,矿产资源探矿、开釆、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在这一次的巡视回头看中,还特别指出,“处理问题靠中央推着走。秦岭北麓违建的204套别墅,经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批示并提出严厉批评才全面拆除。”

秦岭违建是压垮赵正永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赵正永出事之前,陕西官场还发生了一件大事: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拉开帷幕。

这是来自中央最高领导的指示。习近平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彻底查处。

习近平曾多次就此作出批示,但陕西方面欺上瞒下、阳奉阴违,秦岭北麓违建别墅屡禁不绝。

中央震怒。此次整治行动之严厉极为罕见,中央专门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挂帅工作组组长亲赴西安督战。

赵正永难辞其咎。

但在过去数年,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仍被媒体不断曝光并质疑,国家中央公园沦为权贵的乐园,“陕西绿肺”成为权贵的专属区。坊间甚至传言,在那秦岭北麓也有赵正永的别墅。

在1月初在央视播出的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提到,“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简单批示了事;“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到了西安市,时任市长也只是在常务会间隙,将属地两名区县领导叫到走廊,简单口头布置。

此事牵涉官员之众超出想象,陕西官场早已是人心惶惶。

在赵正永落马前,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魏民洲落马;西安市委原副书记、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有人猜测,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或是压垮赵正永的最后一根稻草。

深耕陕西官场长达16年的赵正永等来了他的结局。

文 |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关键词: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