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之家集美等被消费者集体投诉 祸起红木家具连天红跑路了

2017-12-28   诚搜网

timg.jpg

  “连天红”成“老赖”居然之家集美等被诉

  连天红门店关闭 投诉纠纷增多 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消费者投诉家居商城承担连带责任

  不怕我家没有人民币,就怕我家没有好家具。”靠霸气广告语在红木家具行业一举成名的“连天红”,食言了。很多消费者付了人民币一年甚至几年,怎么也拿不到好家具。

  作出“为什么要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连天红中式家具”宣传语的“连天红”,一语成谶。现在,它已经“无可供执行财产”。

  悔不当初的消费者只能让其入驻的家居商城当背锅侠承担连带责任,这些家居商城包括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集美和城外诚,其中部分消费者从这些家居界大佬身上拿回了家具款。

  被放鸽子

  为儿子办婚事买家具 等了一年多不到货

  上海的董先生为了筹备儿子婚事,2014年4月在浦东一家家具卖场挑选了三件“连天红”的红木家具,两张床,一个衣柜。

  连天红家具,是“按斤论价”的。三件家具都在200公斤以上,单价分别是199元/公斤和179元/公斤,总价14.9万余元。董先生付了全款,约定收款后3-5个月内交货。

  但等了一年多,董先生上门去问,发现“连天红”门店已经关了,人也找不到了。

  像董先生这样被“连天红”家具放鸽子的消费者,全国各地很多。在北京、上海、天津、长沙、长春、沈阳这些城市,出现大量消费者提起的诉讼。

  炒作成名

  家具“论斤卖” 广告文案语出惊人

  “连天红”是谁?这个品牌成立于2007年,产品以红木家具为主,由莆田市映日家居有限公司负责销售。

  认识“连天红”,往往从广告和各种宣传文案开始。从一开始,“连天红”的宣传营销策略就是卓尔不群的,它的家具“论斤卖”,销售方式被业内视为异类,但也为此带来了高曝光率。

  它的文案,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怕我家没有人民币,就怕我家没有好家具”“按斤论价不折不扣”“为什么要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连天红中式家具”“连天红风向突变:不再巴结客户 不是朋友不做”……据媒体报道,2015年,连天红在官网显著位置打出了“低价套现,发工资救命”的醒目标题。

  除此之外,“连天红”还不惜得罪同行,经常揭露红木行业的潜规则,称红木家具行业存在忽悠纯手工、内部结构和材质造假、回扣惊人、售后没保障、加盟店难保障品质等问题,把媒体曝光的负面新闻放在官网上。

  业内人士表示,“连天红”通过炒作,迅速成名,在全国各地的知名家居商城里开了很多门店。

  纠纷增多

  “无可供执行财产” 被列入“老赖”名单

  但近年来,“连天红”各地门店渐渐关闭,投诉纠纷增多。2015年底至今,买卖合同纠纷案由的判决书纷至沓来。消费者起诉的理由一致:花钱了,但长时间得不到家具,有的甚至长达几年。

  虽然如今“连天红”的官网仍能打开,宣传语依然荡气回肠,但记者从法院了解到,莆田市映日家居有限公司已经“无可供执行财产”。

  消费者如果只起诉“连天红”,意味着一分钱也得不到。在北京市民马先生案中,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在2017年10月27日作出的执行裁定书中写道:映日家居应返还马先生家具款22万余元并支付利息,但“本院通过全国网络查控系统及北京法院执行系统查询了被执行人莆田市映日家居有限公司名下相关财产信息,未发现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将映日家居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宣布终结执行,马先生发现映日家居有可供执行财产后,可再次申请执行。

  下手早的消费者,或许还能讨到“便宜”。在北京市民高女士案中,高女士2017年4月到北京市丰台区法院申请执行,7月法院下发的裁定书,内容就已经是“财产因另案查封并正在处置”,“目前不具备执行条件”了。

  连带责任

  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等家居商城被起诉

  于是,各大知名家居商城成了背锅侠。在北京,被消费者一并起诉的家居商城包括红星美凯龙、集美、城外诚。在其他省市,被消费者一并起诉的家居商城有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和集美。在记者获得的27份判决书中,映日家居都没到庭,只在其中2件案件中提交了答辩状。

  在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审理的朱女士案中,朱女士称2014年1月从红星美凯龙西四环店买了材质为微凹黄檀(墨西哥)的十字连方罗汉床和炕几各一个,总价款36367元,卖方一直未交货,之后连天红门店从红星美凯龙撤店,自己与厂家联系,对方不予回复。

  在这起案件中,映日家居没到庭参加诉讼,但提交答辩状称:因东南亚、墨西哥等红木原料出口国对红木原材料出口限制,造成原材料无法及时采购,故客观造成家具产品无法及时交货。

  在天津市红桥区法院审理的王先生案中,王先生于2013年7月在天津红星美凯龙国际家具建材广场内花55787元买了“连天红”家具,但之后收不到货。

  映日家居辩称,王先生于2015年10月已向其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将债权转让给红星美凯龙了,因此请求法院驳回起诉。

  庭审焦点

  没有哪家家居商城甘愿“先行赔付”

  在27起诉讼中,庭审的辩论焦点并不在映日家居身上,消费者和家居商城争论的,是“连天红”出问题了,家居商城该不该替它埋单。虽然,很多知名家居商城有“先行赔付”制度。

  记者了解到的27起诉讼,16起涉及红星美凯龙。红星美凯龙公司在诉讼中的普遍辩点是:我方商场要求租赁场地的各商家必须使用我方提供的买卖合同文本,并由我方加盖公章,原告提供的家具买卖合同是和映日家居签订的,不是我方的合同文本,合同上没有加盖我方公章,原告与我方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我方在商场多处醒目位置提示顾客,要把货款统一交给商场收款台,原告提供的付款单收款单位是连天红,未把货款交到我方收款台,我方从未收到货款;我方与映日家居公司只存在租赁合同关系。

  不同的法官,对红星美凯龙的答辩意见看法不一。有的法官认为,消费者与映日家居签订合同,既非红星美凯龙统一销售合同,上面也没有红星美凯龙公章,消费者亦未将货款交至红星美凯龙公司收银台,故缺乏充足证据证明其系在红星美凯龙购买了家具,据此不支持红星美凯龙承担连带责任。

  有的法官认为,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在展销会、租赁柜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展销会结束或者柜台租赁期满后,也可以向展销会的举办者、柜台的出租者要求赔偿,因此红星美凯龙应承担连带给付责任,并据此作出判决。

  涉及居然之家、集美和城外诚的诉讼,三家家居商城的法庭主要辩论点和红星美凯龙类似。而是否被判承担连带责任,与证据、法官的判断有关。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有天壤之别的。如果法院判家居商城承担连带责任,意味着钱能要回来了;如果法院不支持家居商城的连带责任,告赢“无可供执行财产”的映日家居没什么意义,因为它已经“不具备执行条件”了。

  在北京市民王先生起诉城外诚的案件中,法院依据前述消法条款,认定城外诚应承担连带责任,判决映日家居、城外诚向消费者返还货款24543元,支付违约金742元并支付利息。

  律师告诉记者,案件不久前刚刚判决,其中一方当事人日前上诉。这也可以算是这一系列消费维权案件的最新节点。文/记者 红林


关键词:居然之家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因为有你 新闻才更精彩

欢迎来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诚搜网版权所有